王子也可以是亚裔:打破纽约芭蕾舞界天花板的陈镇威

文章来源:New York Times, 08/12/2022   Taotribes

前不久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夏日早晨,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的约50名舞者聚集在林肯中心一个阳光明媚的排练室,舒展身体。他们休息了三周,回到舞团排练,为在纽约州北部的巡演做准备。一些人带了能量饮料和瓶装洗手液;还有一些人带着自己的狗,当舞者们开始练习下蹲、脚外伸展、跳跃和旋转时,它们就在栏杆下打起了盹。

身材高大挺拔的陈镇威站在排练室中央。今年5月,他成为城市芭蕾舞团(New York City Ballet)74年历史上第一位华裔首席舞者,也是第四位拿到该位置的亚裔。那天早上,在排练室里,一些舞者还在慢慢热身。但是陈镇威已经进入状态,决心利用排练时间活动每一块肌肉。“我需要集中精力,”30岁的陈镇威说。“我真的需要鞭策自己。”


陈镇威出生于中国东南部的工业城市惠州,在祖国拥有一批忠实的粉丝。疫情期间,他参加了中国热门电视节目《舞蹈风暴》的比赛。虽然他去年才加入城市芭蕾舞团,但曾在休斯敦芭蕾舞团工作10年的他已成为该舞团的新星之一。在上一季参演杰罗姆·罗宾斯的《牢笼》和贾斯汀·派克的《帕蒂塔》后,他被誉为优雅、敏捷的艺术家。他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舞蹈视频,以及锻炼腹肌和化妆等话题的教程,获得了大量粉丝。

陈镇威满腔热情地面对城市芭蕾舞团的任命所创下的历史,对于亚裔舞者为赢得认可所做的努力以及《胡桃夹子》等经典作品中对亚裔的长期刻板印象,他也直言不讳。城市芭蕾舞团的96名舞者中有九人是亚裔,舞团同事和他的老师们都为他的晋升感到高兴。

陈镇威希望参与重塑一种主要来自欧洲的艺术形式,并改变人们对芭蕾舞者的看法。 “我是第一个,但我真的希望不要再过70年才有第二个,”他说。“王子也可以是亚裔。”

在他很小的时候,陈镇威的父母憧憬儿子能够参加奥运会,给他报了游泳班。但在陪姐姐去上芭蕾课之后,他有了其他想法。


六岁时,他开始学习芭蕾,是班上为数不多的男孩之一。父母对他的热情持怀疑态度,他们希望他长大后成为律师、医生或会计。

12岁时,他给父母写了一封信,描述了自己学习舞蹈,想登上世界最大舞台的决心。父母同意把他送到大约140公里外的广州一所寄宿制艺校。

陈镇威在18岁那年取得了突破,进入了2010年瑞士洛桑大奖赛的决赛,并获得了在休斯敦芭蕾舞团学习的奖学金。两年后,他以舞蹈演员的身份加入该舞团,并于2017年成为首席。

在那里,他的表演获得了自信而敏感的声誉。他还与城市芭蕾舞团的常驻编舞派克合作,派克于2019年为休斯敦芭蕾舞团创作了《反思》。

2020年年中,由于渴望有机会再次进行现场表演,陈镇威回到中国,那里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很低,许多剧场仍在营业。他参加了第二季的《舞蹈风暴》,该节目汇集了来自各种流派的艺术家,包括现代舞、芭蕾和中国传统舞蹈。

城市芭蕾舞团在疫情封锁结束后回归,陈镇威在乔治·巴兰钦的《胡桃夹子》、彼得·马丁斯版《天鹅湖》选段中的黑天鹅双人舞等表演中首次亮相。

陈镇威升为首席舞者正值公众要求美国文化各领域增加多元性之际。城市芭蕾舞团的少数族裔舞者比例约有27%,相比之下,2010年这一比例约为14%。近来美国针对亚裔的暴力事件激增,这在舞蹈界也引起了反响,引发了关于亚裔舞者甚少扮演重要角色,以及表演艺术如何刻画亚裔形象的讨论。

陈镇威愿意把自己所学带回中国,他说芭蕾在那里仍然小众。他也希望能增进美国人对中国传统舞蹈的了解。

喜欢这篇文章吗?转发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。加上您的名片分享吧,点击这里 注册和联系商业合作。

Card image
天利伟业—美国德州各种房地产代理,投资咨询。住宅房,公寓楼,商业地产,店铺,仓储,农场,湖边度假屋等等。还设有下属的专门的物业管理公司,为您管理好您投资的各种物业。
点击进入 个人频道 公司网站
分享到: